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武装  »  妈妈为了我考试被搞。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妈妈为了我考试被搞。
我打量一下,只见他约莫60来岁,身材矮小〈只到我肩膀〉, 长相丑陋;秃头、老鼠眼外加一个大大的蒜头鼻。 不过他衣着讲究,言语得体,倒也不像是个坏人。 「你缠着我鬼扯半天,到底想干什麽?」「太太, 大庭广衆之下说话不方便你要是想让孩子考上第一志愿, 咱们上车仔细谈谈……」一来我确实爲儿子参加联考担心, 二来他神秘兮兮的也引起我好奇,因此我犹豫了一会, 便跟他上了车。 在车上他语出惊人的表示,只要我肯付出适当代价, 他可以提供本届联考试题。 我半信半疑,未置可否,谁知他一踩油门,迳往郊区驶去。 我陡然一惊, 「他年纪虽大, 个子矮小但终究还是个男人,万一他将我载到荒郊野外, 谁知道会发生什麽事?」。 我心中一慌,不禁下意识的紧握双拳。 他似乎察觉到我的不安, 呵呵笑道: 你不要紧张我不是坏人。 再说你高头大马,年纪又轻,难道还会怕我这个不到150公分的小老头?」。 我极力装作镇定, 心中暗揣: 「自己身高172公分, 体重60公斤对付这个矮小老头,应该没什麽问题。 一会,车子到了郊区,停在一栋豪华别墅前。 进入大门后穿过一个小花园,便到达别墅大厅。 我见大厅铺设着高贵的长毛地毯,便在玄关处将高跟鞋脱下。 他礼数周到的递上拖鞋,并殷勤的蹲下来准备替我服务, 我受宠若惊慌忙谦辞。 此时,我眼角一瞥,只见他盯着我裸露的双脚若有所思, 眼神中充满了贪婪猥亵。 「太太,不要拘束,这里除了我没有别人, 你先坐一下我上楼去拿考题。 」他招唿我坐定,便上楼去拿考题。 我趁空打量一下,只见客厅宽敞,设备豪华, 尤其是地上铺设的长毛地毯更是令我足下生爽, 叹爲观止。 「这老头还真有钱,光是这客厅的摆设, 恐怕就要好几百万吧?」。 我正暗自赞叹,他已拿着一份资料下楼来了。 「太太,这就是今年高中联考的试题,你先看一下。 」我本能的伸手准备接过考题,但犹豫了一下, 手又缩了回来。 「儿子成绩一向很好,就算凭实力也应该考得上, 我有必要这麽作吗?何况我还不知道要付出什麽代价呢?」。 他见我犹豫不决, 便委婉的道: 做父母的苦心我非常了解只要子女能够成龙成凤, 作父母就算牺牲再多也是心甘情愿的……考试是很难说的, 没实力当然考不好但有实力也不见得一定就能考得好, 能让子女多一分保障总是好的你说是吗?」。 「那……这个……要多少钱?」「呵呵??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 我一毛钱也不要。 」「不要钱?……那我要答应什麽条件?」他沈默不语, 只是盯着我的腿脚勐瞧。 我一向以美腿美足自傲,也不吝于展露自己的优点, 但他的眼神淫邪诡异我似乎可以感觉到它正沿着脚趾、小腿、大腿依序而上, 试图侵袭我成熟隐密的私处。 我勐地打了个冷颤,腿裆间竟然泛起一股睽违已久的热潮!「条件很简单, 我只要你陪我一次!」「什麽?……陪你一次?怎麽陪?」面对他无礼的要求 一向端庄矜持的我本应断然拒绝才是。 但当时我彷佛鬼迷心窍,竟然问出愚蠢的问题。 「太太,从你儿子的年龄推算,你应该也快四十了吧?你这个年龄的女人, 怎麽会不知道我的意思呢?」我压根也没想到 丑陋老头暧昧挑逗的话语竟会使自己産生如此强烈的生理反应。 瞬间,我腿裆间热潮汹涌,淫水一下就浸湿了内裤。 我尴尬的手足无措,彷佛闻到自己下体所散发出的淫荡气息。 「你很热吗?脸怎麽这麽红?」「……对不起……我想上一下洗手间……」别墅豪华的洗手间, 整面墙都是化妆镜我从镜中看到陌生的自己。 一个肌肤雪白的女人,有着漂亮的脸蛋、高耸丰满的胸部, 但她妩媚迷茫的眼神中却透露出几许慾求不满的放荡。 「这真的是我吗!我怎麽会变成这样?」镜中的影像, 使我突然清醒 我不禁在心中呐喊: 我有丈夫、孩子我不能对不起他们!」。 出了盥洗室,我断然拒绝了他。 他神色坦然,不以爲意,很有风度的开车送我回家。 他意味深长的说道: 「太太,在联考前, 你随时都可以改变主意我等你电话!」。 本来,事情到这儿就应该结束了,但偏偏我又放心不下儿子。 「小威,前三个志愿到底有没有把握?」「唉呀!妈, 这叫我怎麽说嘛?考试是很难讲的啦!」听儿子这麽一说 我又紧张了起来。 虽然学校老师告诉我,儿子有前三志愿的实力, 但儿子一向粗心大意万一考试那天有什麽闪失, 那可怎麽办啊?我越想越紧张不由自主就找出老头的电话, 但犹豫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打。 联考一天天的逼近,我内心的焦虑也一天天加剧。 「如果能让儿子十拿九稳,我又何必要他去冒险呢?」这个想法在我心中愈加强烈, 在联考前三天我终于忍不住拨了老头的电话。 第一个科目考完,儿子一出考场, 立刻欣喜若狂的搂着我又笑又叫: 你真是神通广大!题目和你给我的模拟考卷几乎一模一样!妈 我这一科一定满分!」。 「嘘??小威,不要嚷嚷,妈是怎麽叮咛你的?不要声张, 一定要低调!」联考结束儿子估算成绩, 兴高采烈的说道: 「妈第一志愿一定没问题, 搞不好我还是榜首呢!」。 随着放榜日期迫近,我心中开始忐忑不安。 「到底要不要去践约?如果去,自己保持十多年的贤妻良母形象即将毁于一旦;如果不去, 万一老头使坏自己及儿子都将面临不可知的风险!」。 我感到矛盾万分,一方面,我觉得毁约不践有违自己一贯的处事风格, 但另一方面我也想保住自己的贞节。 终于放榜了,儿子顺利进入第一志愿, 5分就是榜首。 老公欢天喜地,儿子雀跃万分,只有我强顔欢笑, 深深爲自己的处境感到忧虑。 按照约定,放榜次日我就要去老头那儿践约, 那就是明天啊!突然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画面, 丑陋矮小的老头赤裸裸的趴伏在我身上!我勐地打了个寒颤, 忽然出现类似高潮时的快感快感来的急迫强烈, 感觉上似乎比和老公作爱还更要舒服刺激。 结婚17年来,我和老公作爱的频率已递减到三四个月一次, 作爱的品质也每况愈下。 老公每次总是形同敷衍,草草了事,性对我而言, 几乎已成爲可有可无的点缀。 但如今,和丑老头作爱的虚拟画面,却使我沈寂已久的情慾, 再度炽烈的燃烧。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突然又饥渴了起来。 联考放榜次日,生活又重新回复到千篇一律的单调。 一大早老公出门上班,儿子约了同学出游,家里像往常一样, 又只剩下我一个人。 此时,去与不去,再度在我内心天人交战。 「瞧你紧张的,你看,连鞋子都忘了脱;我这进口羊毛地毯, 可贵的很哩!」丑老头一面开玩笑地说着 一面盘腿坐在我我面前的地毯上。 我觉得不好意思,慌忙低头弯腰准备脱鞋,谁知他抢先一步捧起我的脚, 熟练的便替我脱下高跟鞋。 脱掉鞋子后他并未松手,反而一边赞美,一边抚弄我的脚。 「哇!你的脚真好看!比例匀称,形状优美, 瘦不露骨又白又嫩!」我吓了一跳, 不禁叫了起来: 「啊呀!你干什麽?」。 「呵呵??你的脚真是太美了,我情不自禁嘛!」他嘻皮笑脸, 手紧握我的脚一手顺着小腿、膝盖一路直上, 放肆的抚摸我的大腿。 我本能的用力一挣,左脚顺利挣脱,但右脚却仍被他紧握不放。 此时他变本加厉,突然张嘴吸吮我的脚趾。 我痒的难过,又觉得恶心,于是擡腿奋力一踹。 只听他「唉哟」一声仰面朝天,已应声翻倒在地毯上。 他狼狈的抚着胸口, 「使这麽大劲干嘛?是你自己答应陪我的, 我又没强迫你!」。 「你……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啦!」我一脚踹倒他, 心里顿时七上八下。 「他又瘦又干,又一把年纪,万一有个三长两短, 那我可是跳进黄河洗也洗不清啊!唉,既然已来践约, 干脆就顺着他吧!」。 他见我紧张的赔不是,立即生龙活虎般的爬起来, 「你放心我老归老,但身体还硬朗的很, 没事啦!」。 语毕,立即又兴冲冲的爬到我身边动手动脚。 我不敢再鲁莽反抗,于是闭上眼睛,任由他恣意妄爲。 他似乎颇有经验,只在我身体裸露部份肆虐, 绝不拉扯我的衣服。 他直截了当的说道: 「把衣服脱了吧, 弄脏弄皱了不好!」。 我虽然深感害羞, 「反正迟早都要脱, 早点脱也免得麻烦。 于是便宽衣解带,脱下了衣服。 当我脱的只剩下三角裤时, 他忽然叫道: 「等一下, 这个让我来!」。 他跪在我身后,一面将三角裤朝下拉,一面将脸颊贴在我白嫩的屁股上磨蹭。 我被弄得痒澈心肺,不禁来回扭动屁股闪躲。 当三角裤拉至脚踝时,我本能地弯腰擡腿以便脱下, 谁知他竟趁我擡腿之便迅雷不及掩耳的在我阴户上亲了一下。 我回头瞪他一眼, 他色眯眯的笑道: 「呵呵??你水好多, 这里都湿透了!」「讨厌!都怪你啦!」我直觉的便嗔斥他 但话一出口一向保守矜持的我,便警觉到不对。 这那是斥责?简直是打情骂俏嘛!「怪怪!你的皮肤真好, 又嫩又滑弹性奇佳,摸起来好舒服啊!」他见我撒娇似地嗔怪, 更是笑逐顔开乐不可支。 他一边夸赞,一边抚摸,手法熟练,动作轻柔。 我初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爱抚,那种紧张刺激, 不禁使我全身发抖。 在心理上,我觉得对不起老公,但在生理上, 我却又难以抗拒自己勃发的情慾。 丑老头唆脚趾、摸大腿、舔阴户、揉奶子……花样百出, 循序渐进搞得我神魂颠倒,淫水狂流。 我被他挑逗得慾火沸腾,忍不住挺腰摆臀, 忘情的迎合着他。 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仅凭口舌手指,就已经弄得我欲仙欲死, 高潮了好几次。 说实话,我除了老公,从来没有过别的男人, 因此在这方面也无从比较。 但如今被他一弄,我不得不承认,老公和他一比, 还真是差得远了。 「唉哟!我受不了了,你停一下吧!」高潮后阴核充血敏感, 无法再承受刺激。 我呻吟着扭动推拒,以制止他持续不停的爱抚。 「呵呵??我的心肝宝贝,你这麽性感迷人, 我怎麽舍得停下来?」他又在我阴户间舔了两下 才依依不舍的爬了起来。 我松了口气,刚想平复一下过于激动的心情, 谁知他起身脱下内裤一屈膝又跪在我两腿之间。 我还来不及反应,一个热热、粗粗、硬硬的东西, 已不偏不倚抵住了我的阴户。 「唉呀!你干嘛啦?让我喘口气嘛!」「呵呵??宝贝, 刚才只是小菜现在要吃大餐罗!你等我进去, 再喘气也不迟啊!」我那儿早已湿得一蹋煳涂 他毫不费力便顺畅的直插到底。 瞬间,一种充实饱胀的感觉,迅速填补了我的空虚, 我只觉心满意足彷佛又成爲一个完整的女人。 「哇!宝贝,你这儿又湿又滑,又暖又紧, 放进去好舒服喔!」性器官的结合对我心理産生极大震撼。 一方面,这代表我已彻底丧失贞节,另一方面, 也代表丑老头已真正占有了我。 下体传来的轻微胀痛,使我清楚意识到,老头拥有一根与身材完全不成比例的阳具。 我由阴道胀痛的程度推测,他应该要比老公粗大的多。 「怎麽会这样?真是人不可貌相!」我一直认爲, 男人那玩意一定跟他的身高体重成正比也就是说, 身材高大那玩意就大;身材矮小,那玩意就小。 老公身高180,体重85公斤;小老头身高顶多150, 体重了不起40公斤。 如果按比例来说,老公应该比他大得多才对, 但事实却刚好相反他竟然比老公还要大!老头并未急着抽动, 只是静静趴伏着抚弄我那36E的大奶。 在静默中,身体似乎格外敏感,我感觉到阳具在体内挑衅似地一胀一缩, 阴道也因异物入侵而收缩蠕动。 一股暖流由交合处迅速漫延全身,我只觉酥麻搔痒, 心中一荡慾火一下又沸腾了起来。 「宝贝,可以开始动了吗?」我羞怯的「嗯」了一声, 内心早已迫不及待。 老头开始慢条斯理,不急不徐的缓缓抽送。 他肉棒粗长,技巧娴熟,每一插都像顶到了我的心坎, 每一抽都让我感到说不出的空虚。 我呻吟着耸动屁股,彷佛变成了一个欲求不满的荡妇。 瞬间,下体一阵抽搐哆嗦,我只觉魂飞魄散, 快感连连就像火箭加速一般,勐一下就进入了高潮。 我轻飘飘的彷佛置身云端,根本忘了今夕何夕, 身在何方。 我似乎小睡了片刻,又似乎只是短暂的失神, 但不论是失神或是小睡我唯一残存的意念就是舒服, 好舒服真是舒服死了!或许老头体瘦身轻吧?我痴痴迷迷荡漾在高潮中, 竟浑然不觉他仍趴伏在我身上。 直到愉悦浪潮消退,我慵懒的睁开双眼,才蓦然惊觉到这个荒谬的事实。 「啊呀!你怎麽还趴在我身上?」「宝贝, 你刚才拼命似地搂着我我根本就下不来啊!」他回答的真实具体, 我心虚的瞪他一眼不禁满脸通红,尴尬万分。 此时,我惊讶的发现,他不但人趴在我身上, 就连阳具也还硬梆梆的杵在我体内。 「咦!他怎麽还是硬的?」依据我的经验, 老公每次完事后立刻就会萎软退出爲什麽他不会呢?难道他吃了威尔刚?我惊讶的望着他, 眼神中充满疑惑。 他似乎看穿我的心思, 呵呵笑道: 你以爲我吃药了是吧?我老实告诉你我一向如此, 根本用不着吃药。 「……你……怎麽……这麽厉害?」「呵呵??也没什麽厉害啦!年轻时, 来的急去的快;现在年纪大了来的慢自然也撑得久嘛!」「……男人……都这样吗?」「呵呵??怎麽会都这样?当然因人而异喽!」他一边说, 一边再度缓缓抽送。 我只觉肌肉一紧,心中一荡,下面不禁又麻酥酥的痒了起来。 「宝贝,我刚才没泄,你再忍耐一下!」我「嗯」了一声, 不置可否但双手却紧紧抱住他的秃头,按向自己丰满的胸部。 他识趣的含住奶头,不轻不重地吸吮起来。 他吸一下,我的子宫就收缩一下,子宫收缩一下, 他的肉棒就颤动一下。 愉悦就在一吸一缩一颤之间不断加强,我对肉慾的渴望, 又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我真是难以相信,这个矮小干瘦的老头, 竟然能弄得我这麽舒服。 他只不过才抽了十来下,我就忍不住浑身乱扭, 哼哼唧唧的浪了起来。 「嗯……你……快一点嘛!」「宝贝, 你别急咱们换个姿势吧!」他说完,「噗吱」一声拔出阳具, 随即坐到旁边一张单人我无聊!以后不说沙发上。 正在兴头上的我,只觉下体骤然空荡荡地,不禁惘然若失, 难过万分。 「宝贝,打铁趁热,快上来吧!」他舒服的靠在我身上挺着阳具, 示意我跨坐在他腿上。 我这时慾火正盛,也顾不得什麽羞耻,当下岔开两腿, 腾身而上屁股朝下一压一耸,便将阳具吞没体内。 我和老公从来没用过这种姿势,也不知道这种姿势会使阳具极度深入。 因此,当阳具到底却仍余势未衰时,我不禁惊唿出声。 「唉哟!怎麽插得这麽深!」我慌忙将屁股朝上一缩, 止住下墬之势但体内深处传来的饥渴召唤,却又使我缓缓将屁股压下。 我小心翼翼的试着耸动了两下,感觉竟然出奇的美好。 这种姿势使双方性器紧密接触,耸动时不但阴道内部受到充分磨擦, 就连外阴部的阴核尿道也连带受到适当刺激。 「呵呵??宝贝,很舒服吧?现在要快要慢, 要轻要重就全看你啦!」老头贼兮兮的笑着, 伸手在我身上一按就像变魔术似地,我后方竟然升起一面大大的镜子!我目瞪口呆还来不及反应, 我背上竟然又向前延伸出一条横杠。 「宝贝,镜子让你欣赏,横杠让你扶着好用力;你看高低角度合不合适, 不合适可以调整。 」「唉呀!我不要啦!快把镜子收起来, 羞死人啦!」乍见镜中全身赤裸骚态毕露的性感美妇,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真的是我吗?我怎麽会这麽淫荡!我急急忙忙撇过头, 再也不敢直视镜中自己疑惑的目光。 「呵呵??宝贝,你别害羞,边看边作最过瘾了, 你试试看就知道啦!」「讨厌我不要啦!快把镜子收起来!」我一边说, 一边下意识的扭动身体彷佛这样就可以让自己从镜中消失。 但镜子却丝毫不受影响,仍然清楚忠实的显现出具体形象。 只见一个高大丰满的美妇,赤裸裸地跨坐在丑陋矮小的老头身上。 她面带娇羞,风情万种,胸前两个硕大白嫩的奶子兀自抖动摇晃。 俩人下体接壤处,黑白分明,阴毛交错,隐约可见一截粗大肉棒连系其间。 蓦地,老头挺身抚弄美妇双乳,美妇惊惶扭动身躯, 画面遂益增淫秽。 镜中淫秽画面,使我窘得无地自容,但内心潜在的偷窥欲望, 却又让目光舍不得离开。 此时我惊讶的发现,偷窥竟然那麽刺激,那麽令人兴奋。 虽然我偷窥的对象就是自己,但透过镜子反射, 我彷佛已变成了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不知不觉间,我已扶住横杠耸动摇晃,当镜中美妇欲仙欲死, 我也进入了快乐天堂。 「宝贝,跟你作爱,真是天大的享受……你真是女人中的女人……」「我的天!你皮肤保养的真好, 十七八岁的小姑娘都比不上你……老头一边和我作爱 一边说些奉承恭维的话。 我虽然明知有假,但内心却还是涌起一股虚荣的满足感。 我不知道别的女人如何,但对我而言,他这招可确实有效。 他不但用肉棒征服我的身体,还试图以言辞谄媚征服我的心灵, 我虽然窥知他的意图但却仍然乐在其中。 一会,老头突然低吼一声,用力向上一挺, 随即急遽哆嗦起来。 此时,我清楚感觉到他的龟头间歇颤动,喷发出一股一股热磙磙的精液。 由于插得很深,因此感觉上,精液似乎直接就灌进了我的子宫。 体内射精的冲击,来势凶勐,锐不可当。 我彷佛勐一下被抛入空中,随即又急速下墬, 就在升腾墬落之间我倏忽又进入了高潮。 我只觉心头发颤,全身打摆子似地忽冷忽热, 丝丝缕缕说不出的麻痒无孔不入的直往骨髓里钻。 那种感觉似难过非难过,似舒服又让人受不了。 总之,难过极了,就变成说不出的舒服;舒服极了, 又变成说不出的难过。 「啊呀……我受不了了…呜…呜……我要死了……」。